淺談博物館的建設與體驗(上)

2021-05-18 來源: 關鍵

隨著經濟社會的不斷發展、人們需求多樣化水平的不斷提高和現代博物館展陳要求的不斷提高,舊有的博物館展陳方式已經難以適應新時代下人們的參觀需求。同時,互動式體驗技術的應用能夠有效提高博物館展陳效果,豐富參觀者體驗。相信隨著技術的發展和互動式體驗技術的普及,博物館的建設與發展會越來越好。

1體驗式展示設計概念

所謂的“體驗式設計”,指的是通過運用“以人為本”的設計理念,不斷重視和加強現代要素的注入以及人們在信息傳播過程中的參與程度,為參觀者打造一種全新的體驗模式。與傳統的參觀模式相比,體驗式模式能夠為參觀者提供更加逼真、生動的情境,能夠讓參觀者如身臨其境般地了解被參觀對象的特征特點。在體驗式設計過程中,不僅注重參觀者的視覺感受,還能夠增強其觸覺、聽覺、嗅覺的體驗。多方面、全方位的體驗設計,能夠大大提升參觀者的體驗效果。

1.1博物館展示設計的體驗訴求

博物館的建設、運營與發展為我國珍貴文物的保存、重要歷史事跡的紀念和人們的參觀學習提供了良好的平臺,對我國優秀文化的傳承與傳播起到良好的紐帶作用。隨著我國經濟社會的不斷發展和人們精神生活水平的不斷提高,我國博物館的建設數量、建設規模等也與日俱增,這為城市的繁榮發展起到了重要的名片及載體作用。在這樣的背景下,博物館的建設和運營需要更加注重人文要素的注入,通過個性化、人性化設計,大大提高參觀者的體驗水平。比如,通過圖文并茂、聲色俱備的展覽方式大大提高參觀者的滿意度。然而,現有的博物館展陳多沿用舊有的參觀模式,這種模式帶給參觀者的是流程性、被動性、直線性的體驗。隨著人們對參觀體驗要求的不斷提高,這種被動灌輸式的模式已經難以適應當下及未來博物館建設與發展的實際需求。

因此,需要在“靜止參觀”基礎上,引入一些對話、交流的機制、手段,增強參觀者體驗的參與程度,激發參觀者的好奇心與求知欲,讓其在參觀過程中不但能夠獲得娛樂還能夠收獲知識,甚至有再次或多次游覽的意愿。

1.2博物館互動體驗展示設計的特點

1)主動參與性

在進行博物館的體驗式設計、建設和運行的過程中,需要十分重視參與者主動參與的引導。在進行博物館的互動式體驗設計中,需要把握人們參觀的興趣、愛好及動機,設計出能夠激發參觀者求知欲等情緒的路線、介紹文字及互動流程,在滿足參觀者需求的基礎上,引導參觀者參與互動及反饋,以此提升參觀者的體驗滿足感、成就感。

在注重以人為本的博物館互動體驗設計過程中,需要重視參觀者的體驗,增強其體驗的效果。比如,在博物館設計中利用虛擬技術增加虛擬景象,在虛擬環境中設計與被參觀對象密切相連的影音、動畫等,可以讓參觀者身臨其境般地感受到特定情境下的特定知識。同時,虛擬技術的使用能夠讓參與者真正參與到被參觀的事物中,使參觀者融入其中?;邮浇涣鞯仁侄文軌驇Ыo參觀者沉浸式影像體驗,大大提高了參觀者的參與程度。此外,一些虛擬影像的巧妙設計能夠大大促進參觀者主動互動,使其在參觀娛樂的同時收獲大量相關知識。

2)信息雙向性

在進行博物館的體驗式設計、建設和運行的過程中,需要十分重視參與者與被參觀對象之間的信息雙向互動性。通過對互動概念的理解不難發現,參與者與博物館中展示內容的雙向互動,能夠大大提高參觀者的體驗及滿意度。在進行互動信息設計的時候,既要注重將參觀產品的主要內容、由來、特點等信息形象化展示給參觀者,還要十分重視參觀者的心理感受、問題的提出與理解。如此一來,往復多輪的互動不但能夠加深參觀者與博物館產品的認知,還能夠為如何更好地設計博物館的體驗式設計提供更多、更充分的素材。

3)情感性

在進行博物館的體驗式設計、建設和運行的過程中,需要十分重視參與者主觀情感的正確引導。博物館的互動式設計需要堅持以人為本、以觀眾為中心的原則,全面分析不同參觀者的心理訴求,根據不同的訴求分門別類地設計出不同的體驗內容。這種以人為本的理念是互動性體驗具有情感特性的重要表現,也是當代博物館理念的重要發展趨勢。在進行參觀者訴求設計過程中,主要考慮參觀者的心理需求、情感需求、參觀后有什么樣的期待、對參觀路線及場地的審美要求等。在設計過程中,需要在滿足參觀者需求的基礎上,實現一定程度的感官刺激。

2“好奇心”驅動式體驗探索

人類的好奇心是與生俱來、根深蒂固的,它幫助我們在嬰幼兒時期學習,在成年時期競爭生存。好奇心是人的天性,沒有“無中生有”的好奇,就難有“另起一行”的創新。

2.1好奇心驅動力

在2020年9月的科學家座談會上,習近平總書記提到:“科學研究特別是基礎研究的出發點往往是科學家探究自然奧秘的好奇心。以單純的好奇心而非功利心來驅動,看似天馬行空,實則暗合規律?;A研究來不得急功近利?!?/p>

座談會上,習近平在闡述創新精神時說道“從實踐看,凡是取得突出成就的科學家都是憑借執著的好奇心、事業心,終身探索成就事業的?!?/p>

2.2“我告訴你”向“我想知道”的轉變

技術的發展日新月異,但人們接受技術往往需要經過一段時間,固有思維為我們設置了局限。在信息技術全面滲透社會各個領域的現在,大部分博物館的信息化建設和應用還僅停留在對藏品信息的信息化和存儲,尚未進入廣泛應用階段,信息技術能為博物館展品及展覽帶來的管理便利性、展覽體驗性、裝置功能性、大數據價值等效能還沒有真正發揮出來。以往博物館功能長期以對文物和藏品的收藏和保管為主,近些年開始注重和提升面向社會的開放性、服務性和教育功能,但是傳統的思維模式沒有改變。

當前大部分博物館展覽的主流表達模式猶如傳統教育模式的“說教”,按照教學大綱(展覽提綱)來“我”說你聽。博物館策展人/團隊掌握著展覽的主動權和闡釋權,展覽要表達的主題,是策展人/團隊對展覽認知的呈現。觀眾是完全的被動接受者,在參觀展覽過程中,欣賞展品、瀏覽說明牌和展板內容、觀看多媒體播放的影像短片、偶爾有個多媒體互動裝置體驗一下。在這樣按部就班看完展覽之后,觀眾往往沒有同策展人/團隊一同感受到他們期待的表達和效果,覺得平平淡淡,甚至什么也沒有記住。因為這種“教育”模式是“教育者”單項的、線性的信息傳輸,并未考慮觀眾的接受與否,也沒有給予多種路徑的選擇。

信息時代技術給人們帶來極大的便利性,同樣體現在知識或信息的獲取上。人們已經習慣如抖音、微博、朋友圈這類片段的、發散的信息,感興趣就多停留觀看,不感興趣直接跳過。又如互聯網百科,大家一起共建、分享、完善某一知識,在瀏覽某一知識中可能出現某一關鍵詞,可以點擊鏈接到這一關鍵詞的知識獲取,這種層層鏈接可以鋪展開無窮盡的知識網絡。你可以發現,現代人的知識獲取途徑便利,完全以個人興趣為導向,主動性決定學什么、學到什么程度。

 2.3展覽交互系統的應用前景

與市場對博物館展覽的增長需求與升級體驗相比,博物館展覽的自我供給與服務能力卻沒能跟上社會發展和技術發展的步伐。大部分博物館仍延續著傳統“教育者”的角色,重復著學校系統化知識教育的內容,也就是“我”說“你”聽的展覽形式。如何從“教育者”向“服務者”轉換,從從傳統的單向輸出轉變為雙向“交流”的展覽形式,正是本文探討的重點。

順應信息時代的觀眾需求,建立“服務”和“交流”理念與功能的新展覽系統,是信息時代博物館展覽發展的未來趨勢和必然選擇。當前,豐富多樣的信息技術應用為博物館展覽的啟發式、探究式教育提供強大的技術支撐,以技術為支撐的新展覽系統,不僅增強與觀眾的互動和交流,同時促成博物館智慧管理和平臺的建立,推動博物館展覽高質量、高水平全面發展。

1)新展覽交互系統的基本框架構

  • 觀眾。觀眾是信息源和觸發源。觀眾在展品前駐足欣賞,形成初步認知,此時觀眾的情緒表達、語音對話、收聽解讀、觀看圖像等行為,都是需求傳遞和反饋。

  • 交互系統前端。包括各種系統裝備和技術應用,如定位感應設備,識別到有觀眾進入展品區;語音采集裝置,識別、采集觀眾語音信息、播報反饋信息;面部表情識別裝置;投影與視頻顯示設備等。

  • 交互系統后端。包括數據中心和人工智庫,數據中心包括數據傳輸、數據(轉換)處理、數據保存,降噪與信息過濾處理系統等功能;人工智庫包括專家團隊、信息處理團隊等。

2)新展覽交互系統的作用和貢獻

  • 個性化服務。新展覽交互系統將展品靜態的“說明牌”升級為交互式的“對話板”,依托不斷更新的海量知識大數據和強大的專業智庫力量,形成服務型知識供給后臺,兼容人工信息處理等服務方式,可以根據觀眾的表情、動作、語言等傳遞的信息和需求,經過系統處理并給予信息反饋,解答觀眾多樣性的問題。

  • 交互性。新展覽交互系統構建了“你來我往”的互動交流,不是把展品放在這,拋出展題而不聞不問,只要觀眾有疑問,通過交互系統的前端設備,觀眾就可以通過交流尋找答案。如果觀眾沒有問題,交互系統還會引導觀眾進一步思考,啟發后令觀眾有所收獲。

  • 探究性。新展覽交互系統基于海量知識圖譜數據,并非傳統的解讀提綱,而是以前沿的展覽理念圍繞展品儲備豐富的趣味性問題,激發好奇、引發思考,帶領觀眾通過持續的“提問——解答”,在主動探究的過程中享受樂趣。

  • 價值延展性。新展覽交互系統在與觀眾持續交互的積累中,形成豐富的觀眾行為數據,這些數據能夠反饋觀眾的需求,對展覽展品的提升改進、文創衍生品開發、展覽展題呈現等,具有真實的市場指導意義。

新展覽交互系統的應用,對具有科學普及和自然類博物館、科技館、涉及技術的歷史類和行業類博物館、大量的中小型教育性博物館和文化中心,具有極廣泛的應用性。當前一些超大型博物館尤其以收藏和保護為主要使命的博物館,基于定位不同可能暫不適宜實施此類理念和技術。

3博物館研學的思考

對于研學,咬文嚼字,“研”,即研究,“學”,即學習,合在一起為研究性學習,國際上統稱“探究式學習”(Hands-onInquiryBasedLearning(HIBL))。

我們認為,“研學”重在一個“研”字?!把小?,并非真正意義上的科學研究,而是讓研學參與者(學生)在過程中體會、體驗和探究(科學主題),“尋找未知”,從而激發好奇心,培養科學探究、建立關聯,科學思維的能力,以及建立科學態度等。

現實的研學旅行活動組織中,博物館則處于較為被動位置,位于整個產業發展的末端。各地區博物館作為政府下屬公益性社會文化服務機構,一般作為當地人文歷史保存、研究和展示陳列機構,多數以藏品陳列為主要業務,業務開發較為單一,一般采用靜態展示與口頭解說,缺乏互動環節。同時,受到行政體制的制約,缺乏區域間館際合作交流,各個博物館都處于單打獨斗的狀態,文化資源整合率處于較低的水平。同時,有些研學旅行組織機構單純借助現在全國博物館免費開放的條件,以到博物館看文物、聽歷史、學文化的名義組織活動,未能認真規劃旅行路線和活動設置,缺乏相應學習資料。參加這樣的研學旅行,活動參與者往往收獲很小,是過場式的一次游,缺乏專業的講解和沉浸式的體驗,也對博物館產生了負面印象。

3.1全民素質教育與博物館研學

研學是博物館文化傳播的重要方式之一,是面向社會公眾進行綜合素質教育的文化旅游活動。在素質教育理念的發展以及國家文化戰略的需求背景下,博物館研學越來越成為一種新型的文化傳播方式,不斷受到政府部門的重視。2017年1月,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關于實施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發展工程的意見》,指出要把優秀傳統文化融入生產生活,大力發展文化旅游,充分利用歷史文化資源優勢,規劃設計推出一批專題研學旅游線路,引導游客在文化旅游中感知中華文化。

《2020年全民科學素質行動工作要點》中“實施青少年科學素質行動”指出:

  • 深化中小學科學領域課程教學改革。開展義務教育課程修訂,切實加強中小學生科學教育。推動科技教育資源開放與共享,拓展傳播渠道,豐富線上教育內容資源。

  • 推動青少年科技后備人才培養。深入實施“中學生英才計劃”,辦好“明天小小科學家”獎勵活動和全國青少年科技創新大賽等活動,積極探索科技創新后備人才發現、選拔和培養機制。

  • 充分挖掘圖書館、實驗室等校內資源,整合青少年宮、科技館等校外資源,利用好中小學生研學實踐教育基(營)地,加強科學精神、學習興趣和實踐能力培養。提升家庭教育科學化水平,加大農村學??萍驾o導員培訓力度,面向農村留守兒童開展疫情防控、心理疏導、健康生活等方面的志愿服務。

 3.2研學在展覽規劃設計的體現

展覽設計不僅需要以社會責任為目標的規劃,同時需要以素質教育為主線的研學規劃,且研學規劃應該是展覽設計的基礎。

展覽應首先確立以社會教育為目標的研學教育規劃。在此基礎上,設計者要始終堅持以人(觀眾)為本,進行展覽設計,換句話說,展覽設計者要做到“想觀眾之所想”,“思觀眾之所思”,達到展覽設計者與觀眾持相同的目標,運用同一支筆(相似的思維與方法)書寫“筆記”(展覽設計)。

42.png

以中國地質博物館“地球廳”設計為例,在展示地球板塊運動的展項中,首先出現的不是“板塊運動”,而是我們生活中常見的“自行車鏈條”?這是什么設計原理呢?對此,設計師解釋說這是因為,展示板塊運動的目的是為了讓觀眾了解和理解地球上的諸如火山和地震等地質運動的成因。明確了這一目的,他認為如果觀眾對較專業的“板塊運動”弄不懂,就不要提下一步的啟迪或影響了。所以他認真觀察了與板塊運動相接近的當時人們普遍的社會活動和物品,而自行車(鏈條)就成了“板塊運動”二次解讀新的展項內容了。

43.png

地球“板塊運動”構造示意圖自行車鏈條圖片源自網絡

當然,要想將展覽打造為博物館“研學”的堅實支撐,除了以上幾點外,還有一點不容忽視,即重視展覽的時代性,避免與當代研學教育(中小學教育課標)教育的沖突。

1)案例:正佳自然科學博物館發掘現場研學改造

(關鍵詞:巧妙的整合和利用資源、開發探索未知的“熱點話題”)

正佳自然科學博物館的發掘現場很受孩子們喜歡。受限于有限的空間,每批參與者在這個空間停留的時長只有60分鐘,其中在化石坑中實際操作的時間只有35分鐘。大部分孩子在離開發掘現場區時仍意猶未盡,而且展覽和活動的設計就包含著一個比較和研究每個人所發現的化石的環節。因此,我們為這個已經在運轉的體驗活動區編制了一套可以長達兩天的研學課程。

這個課程的創意性和個性化指導理念是,將這個發掘區的每個元素充分地向“外”延展,既是空間的擴展,也是時間的延伸,包括給參與者留2項“長遠作業”——什么時候高興了,就可以回到博物館繼續完成。

我們并編制了四套供教師、學生共用的教材資料,又是詳盡的課程——活動程序,還是在現場的活動指南的活動資料。經過研究國外研究性學習項目中我們發現,教師的重點應該放在正確的引導學生的思維,而不是傳授知識。因此,我們的研學教材為老師提供了大量針對此研學課程、結合館內展覽資源的專業資料,減少教師的壓力-即不需要花很多時間來準備課程,或自己尋找專業資料,可以運用這個時間來準備如何更好地與學生溝通和引導。同時,我們也為學生準備了具體的引導性極強的活動手冊、活動資源以及背景資料,進一步幫助達到研究性學習的核心目的。

其中,“重現恐龍”的課程是一節入門研學課程,讓學生初步理解科學家如何研究和考慮發掘出來的恐龍化石,以及如何為這些遠古生物“復原面貌”。在入門課程中,我們將科學的思維呈現給學生,再通過進一步的個人和團隊實踐活動來加深理解和興趣。這節課程是一系列發掘現場課程的一部分,幫助學生培養或建立基本的科學思維??茖W的研究過程是復雜的,需要考慮到各種因素,需要有辯證和靈活的思維–科學家需要根據新發現的證據來修改甚至推翻過去的研究和思維。其實,這些能力在現實生活中和社會工作中是必不可少的。因此接下來,通過一系列復雜程度遞增的研學課程來幫助學生建立一種靈活和科學的思維方式,從而更好地將方法和知識運用到今后的生活、學習和工作中。自然中心?將這種方法命名為“剝洋蔥”法。即我們希望能通過即先將“洋蔥”剝至其最核心的理念、方法和思維,再一層層的將起復雜的外殼(不同的考慮因素)穿回來,最終達到多方面、多角度地考慮和處理問題和事物。

2)案例:正佳雨林生態植物園自然中心?展區研學展示

(關鍵詞:“踏板式”延展思路)

自然中心?采用了“踏板式”延展思路去鏈接展品與研學,即,在策展時就要為“極大延展性”預設出資源(以展示為主)、內容、方法的延展可能性,包括方向、方法等。同樣重要的還有展品的設計和展示要具有能夠體現研學的理念和可以作為方法指導的要素,從而使博物館的展示真正成為良好的研學資源。

在正佳雨林生態植物園自然中心?展示空間中,我們設計的每一個展項都是“踏板式”思路,為后期的研學和連接展品拓展留下了伏筆。比如,我們設計的“吃貨的構造”展項,用幾個例子為觀眾生動活潑地展示了動物如何為了適應不同的環境(和食物)而演化出了不同的結構。這些結構可包括又軟又靈活的鼻子(貘)、特殊的爪子(艾艾狐猴)、舌頭(變色龍)和嘴。以此展項為踏板,我們可以進一步延伸出眾多研學課題或延展展品,更進一步地探索動物結構和適應環境(食物)之間的關系,例如從新陳代謝、消化系統、牙齒等等。

因此,我們設計了“吃貨的構造-探秘鳥嘴的演化”研學課程,通過模擬競爭食物游戲來比較鳥喙的設計,從而理解如何運用科學的思維來理解鳥喙多樣化的原因(即適應環境和生存、演化的過程)。此課程不僅充分利用了正佳雨林生態植物園自然中心?展示空間中的踏板展項–吃貨的構造,還結合了雨林館中的其他資源–觀察不同活體鳥類吃飯!由此開始,我們整合整個雨林館的資源,開發了一系列的“吃貨的構造”研學展項。

44.png

正佳雨林生態植物園自然中心?展區

45.jpg

正佳雨林生態植物園自然中心?展區“吃貨的構造”展項

3)案例:三峽工程博物館好奇水電(研學)中心

(關鍵詞:好奇,水循環)

另一個案例則是我們近期設計的三峽工程博物館的好奇水電(研學)展廳中的“好奇水電之旅”展項。首先,我們確立了這一展覽的研學及展覽目標,即通過寓教于樂,深入淺出的展示方式,讓觀眾(重點為研學青少年群體)對水,水動力,水的地球大循環,以及水力發電……有清晰的認知和了解,并確立保護地球自然水資源的環保態度(理念)。

根據這一目標,我們充分利用展廳大型且較高的斜墻,運用2.5D平面風格,建立了“大型水循環立體抽象藝術創意壁畫”,從觀眾所熟知的城市生活出發,通過好奇擬人的手法,將長江幻化為城市街道,一滴滴水成為這座長江城市的“公民”,在長江“城市”中行走,來到水庫,穿越大壩(圖畫中用樓的形式表現)。圖畫中也要體現各種長江周邊的設施,用同一種風格表現出來。有工程師在繼續建筑各種大壩(影射長江支流正在建設的大壩),最后表現出水走出大壩,往下游“走去”,并體現出從大壩中“走”出的電,正輸向遠方。

46.png

三峽工程博物館“好奇水電”展廳透視圖

47.png

“大型水循環立體抽象藝術創意壁畫”參考圖

3.3社會型研學系統的完善

博物館研學是博物館教育功能發揮的重要手段,是社會型研學系統的基礎。社會型研學系統為社會所有公眾提供平等的共享文化資源的機會,接受不同年齡段、性別、工作、階層的觀眾,注重教育全民性及廣泛性,弱化社會差異,體現社會公平。

《博物館條例》中提到,國家鼓勵博物館挖掘藏品內涵,與文化創意、旅游等產業相結合,增強博物館發展能力。在國家文化發展戰略的背景下,博物館開展創新活動,增強自身發展能力,充分發揮“在學中游,在游中學”的研學特點。

研學內容豐富,形式多樣。博物館研學內容涵蓋社會歷史、藝術、自然科技、民俗民族等。公眾可以從中獲取更多知識,了解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增加民族認同感,提高文化自信,提升國民素質,融入思想道德教育、文化知識教育、社會實踐教育各環節,貫穿于啟蒙教育、基礎教育、職業教育、高等教育的各領域。

社會型研學系統的完善與教育思維、研學思維體系密不可分。近年來,隨著各中小學研學旅行項目的啟動和《國民旅游休閑綱要》、《中小學學生赴境外旅行活動指南(試行)》、《關于推進中小學生研學旅行的意見》等系列政策的出臺,研學旅行逐步走進公眾的視野。作為旅游、教育等多個行業融合的產業,廣州正佳集團旗下以研學為主的教育公司,這是一家積極與廣東文化單位、文旅系統產業、以及研學教育公司進行廣泛交流與合作的正佳研學教育公司,以正佳自然科學博物館、正佳海洋館、正佳雨林植物園等博物館級研學為主,以走廊及廁所文化體驗的自然概念展示研學為輔,能夠為不同年齡層、不同社會人群的觀眾量身定制有針對性的研學計劃。

優化社會型研學系統,開辟一條與國外“探究式學習教育”不同的中國特色研學系統,重在梳理研學專業系統理念,有針對性地、靈活安排社會實踐內容及項目。如在廣州正佳廣場的自然科技文化系統展示中,建立一套完善的以科學為主導的社會型研學體系,這是一套以科學文化和生活服務為主要體系的研學系統,在建立的“是博物館,又不是博物館”系列項目中獨創“以生命、生活和生存”為主題的多項研學實踐基地,建立實際可操作的社會型研學體系的同時,也是對我國在現代社會中社會教育理念的大膽嘗試。


文博法律問題征集
第273期
專訪 | 王母娘娘駕到!看宜賓市博物院如何開門辦館,打造全新形象
來認識一下宜賓市博物院的代言人,王母娘娘吧!
2021-01-11
第272期
專訪 | 在宋朝尋找向往的生活:歷史文物于今天的我們有怎樣的意義?
閑暇之余,宋朝文人如何實現心靈的放松、達到內心的寧靜?
2020-11-13
陳晨
陳晨天津師范大學
怎樣理解博物館研學?又如何構建研學體系?
博物館對研學體系構建要找準自身定位,量力而行,“特色”不等同于“共色”,做出亮點與差異才是博物館研學的核心所在。
趙豐
趙豐中國絲綢博物館
有限的預算和人力,博物館如何做出更大的影響力?
品牌定位要如何做?品牌建設的周期和節點如何?品牌的理念又該如何貫徹到日常工作中?
直接观看黄网站免费